• 3K中文网 ->> 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书页 ->> 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最新章节列表 ->> 为利益铤而走险
  • 为利益铤而走险 更新时间:10-30 11:09

    3k中文网(www.see3k.com)网址更改为 www.3kw.cc ,希望大家能够记住。

        不过,在监狱里,人多耳目多,搞不好谈这点事就隔墙有耳了。

        我找兰芬来我办公室了后,说道:“兰芬,下班后,在外面监狱大门等我。”

        兰芬不安的问我道:“队长,有,有什么事吗?”

        我说道:“没什么,我想请你吃个饭,你自己来就好,务必赏光,必须来!”

        兰芬抿抿嘴,点头了。

        下班后,我出去监狱外面了。

        兰芬已经在等我。

        我出去后,对她挥挥手,然后两人走向外面大路的公交站台。

        到了公交站台,打的去了市里,也不算市里吧,还是市郊的一个繁华点的小镇,随便找了一家饭馆,进去坐了。

        兰芬忐忑不安。

        坐下来后,我让她点菜,她不安的让我先点。

        我自己点了菜,给她菜单,她却说:“队长,你点了就好了。”

        我问道:“可能没有你想吃的呢?”

        她说:“没关系的,我最近在减肥。”

        我说:“好,你减肥是吧,那我随便再点两个吧。来一个麻辣豆腐,一个素炒黄瓜。就合适你减肥的。”

        她强抿出一笑。

        我还点了四瓶啤酒。

        酒菜上后,兰芬给我倒酒,没话找话问:“队长,你平时经常喝酒吗?”

        我说:“经常吧,出来吃饭不喝酒,没意思啊,吃饭都吃不下去。”

        兰芬说道:“那是喝得很多了。”

        我说:“也不多吧,每次吃饭也就喝一点。”

        她吃得很是不安,坐立也不安,吃着吃着,兰芬看着我的眼睛,问道:“队长,你找我出来,到底什么事,你不说,我心里不安。”

        我问道:“是吗?那你为何不安?”

        兰芬说:“不知道你找我出来要谈什么,所以心里不安。”

        我问道:“怕谈到对你不利的事情吗?”

        兰芬低着头,吃了一口青菜,然后默默的,一直低着头。

        我给她倒酒:“来和我喝一杯酒。”

        她举起杯子,和我碰杯了。

        喝完了后,我问道:“实话告诉我,最近有没有做了什么不好的事情?”

        她抬起头,看了我一眼,急忙撇开眼睛,看向别处。

        我盯着她,问道:“做了什么觉得不安的事?”

        她摇头,说:“没有啊。”

        我问:“真没有?”

        她说道:“真没有,队长,怎么突然这么问?”

        我说道:“兰芬啊,如果有,我希望你自己说出来,坦白说出来,知错能改善莫大焉,悬崖勒马才最聪明。你若是有错,却不认,继续执迷下去,会酿成终身大错的啊。”

        兰芬说道:“队长,我真不知道你说什么,我错了什么呢?”

        看来,她是需要我点一点啊。

        我问道:“你能告诉我,紫藤花到此吃了什么药,才会变成这样子吗?”

        兰芬支支吾吾说道:“她,她,她好像吃一些抗抑郁精神方面的药。”

        我问道:“是吗?在我自己的监区,有人患抑郁症,我怎么不知道呢?”

        她低着头,说:“她,她以前就有了吧。”

        我问道:“可是,兰芬啊,抗抑郁症的药,吃了是让人瞌睡的,而不是发癫成那个样子。”

        兰芬抬起头,说道:“对啊,所以我觉得她吃错药了,可能是医生开错了药。”

        她是打死不认了。

        是害怕承认后,就完蛋了。

        她做了错事,对谁都有戒心,包括我。

        她不敢承认出来。

        但是我自己知道我不会去告发她,可她心里拿不准,所以她不敢说,只好死死咬着说自己不知道。

        我说道:“今天我看你送紫藤花回去。”

        我点烟,抽着,说道:“你打她我也看见了。她绝对不会是你的朋友,如果是你朋友,你不会这么对她。”

        兰芬的脸尴尬的红了,吞吞吐吐说:“你,你跟踪我,队长,你跟了我?”

        我说:“是的,一直从你们离开办公室开始就跟踪你们。我不仅见你在楼下打她,还见你把她拖进拐角那里打。为什么要打她?”

        兰芬辩解说道:“她,她老是糊糊涂涂的,我想让她醒过来。”

        我撇撇嘴,不置可否,说道:“兰芬,你是不相信我,怕你说出来了,我会去告发你,对吗?”

        她又低下头。

        我说道:“我看得出来,紫藤花是嗑药嗨大了,这种事情,我在监狱里面不说出来,是因为我怕上面有人查下来,我们监区就出大事了。”

        她的头更低了。

        我没有说是薛明媚,说有人告诉我那样的情况是嗨大了的情况,我怕她会怨恨于薛明媚。

        我说道:“药粉从哪里进去?女囚怎么会有?肯定是有人送进去的,至于是谁,如果上面查,你觉得查得出不出?查出来你知道什么下场吗?”

        兰芬一下子慌了,眼泪大颗大颗滴下来,抬头满面泪水,慌张的说道:“队长,我错了,是我做的!我不敢了!我错了!队长,我都为了我弟弟!我想救他,可是上次做了手术后,钱都没了。我又不能一次又一次的跟别人借,跟你们借。我就,我就这样做,她给了我钱。”

        我叹息,果然,兰芬干了,把药带进监狱给女囚。

        我问道:“还带给谁了?”

        兰芬哭着说道:“只有紫藤花一个人,其他的我还没敢给,我没有信任别的人,紫藤花一直关系和我还挺好,所以我给她,谁知道,谁知道她第一次吸,就成了这样子。我好怕她们知道,今天她们有人给我说紫藤花发疯了被人带去你那里的时候,我就慌了,急忙跑去找她拉她回来。我真的只给了紫藤花一人啊队长!”

        我问道:“给了很多吗?”

        兰芬摇着头,说:“不是很多。”

        我问:“你从哪里弄来的?”

        兰芬说:“紫藤花给我号码,然后我去找了那个人,我给那个人钱,那个人给我货,紫藤花她说要和我做一笔大生意的,慢慢开始做大。”

        我说道:“还要慢慢做大,你真不怕死啊你!”

        兰芬流着眼泪说:“如果不是因为我弟弟这样,我也不会做这样的事情的。队长,求你不要说出去,求你放了我!”

        我说道:“我是想放了你,但你知不知道如果这个事别人知道,你怎么个下场吗?现在悬崖勒马还来得及,当什么也没发生过。”

        兰芬哭泣着。

        我说道:“现在紫藤花手里,还有货吗?”

        兰芬说道:“没有!”

        然后想了又想,说:“好像还有。”

        我深呼吸一下,说:“到底有没有?”

        兰芬说:“我也不知道她。”

        我问道:“你给了她多少?”

        兰芬比划着:“这么一包。”

        我奇怪道:“你怎么带进去的?”

        兰芬说:“鞋底。”

        我对她竖起大拇指:“你的智商也不低啊!却去干这么个害人害己的事情。你弟弟如果真有什么需要用钱,跟我们说,我们定当竭力而为,你知道如果你被发现,你会怎么个下场?告诉你,被开除算清的,你会被判刑,也许下次我们接收的女犯,其中就是你!你还想好好活下去吗?你妹妹兰芳知道吗?”

        兰芬说:“她不知道。她如果晚上没班,在外面就去摆摊卖点小饰品。”

        我问道:“你弟弟还需要多少钱?”

        兰芬说:“已经做了手术了,但是后面的疗养费住宿费还很高,我怕断了药接回家,对他不好。”

        我说:“你就直接说个数。”

        兰芬说:“十万,应该够了吧。”

        我心算了一下,说道:“我这里应该还有十万,你先拿去。”

        兰芬急忙说道:“队长,我已经拿了你不少钱了,我都好怕什么时候能还了你们。”

        我说:“救人要紧,先拿去吧,再说了,我也没要你还钱。”

        兰芬说:“不行,钱我是要还的,欠同事们的,我也要还。”

        我说道:“兰芬,我以前我爸手术的时候,你还记得吧,我到现在也没还完,但经过努力,也还了不少,人生那么长,区区几十万,你难道就还不完了吗?”

        兰芬含泪点点头。

        我说道:“好,现在继续说正事了,你给她那一包,你赚了多少?”

        兰芬举起一个巴掌。

        我问道:“五百?”

        兰芬说:“五千。”

        我大吃一惊:“五千!”

        兰芬点点头。

        我的妈呀,带那么一点点东西进去,就是五千,如果每天有固定的几十个人要,那不发大财了?

        主要也是因为在监狱,风险极高,所以这才价格高,如果在外面,像紫藤花这号人,她自己会去整这些。

        而在这里,她只能找人帮忙。

        监狱里,不少人精神空虚,度日如年,有些人有过嗑药史的,这些人不少,如果说拿钱来买这个,相信很多人都愿意拿钱。

        她们中不乏一些有钱的没地方花的。

        就像骆春芳,铤而走险,也是为了利益两个字。

        而且骆春芳卖给的那帮人中,就是有一些本身有点钱的,然后空虚的,以前有过吸的历史,想到那滋味,就管不住自己的手,心甘情愿给骆春芳钱,让骆春芳带货给她们。

        骆春芳那种人就算了,但是兰芬走到这一步,真让我意外。<

    (←快捷键)上一节 (Enter返回书目) 下一节(快捷键→) 加入书签
    1 | 2 | 3 | 4 | 5 | 6 | 7 | 8
    3K中文网】提供:网络小说,全本完结小说以及热门连载小说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下载!
    All Right Reserved Copryright 2011 @ www.3kw.cc 3K中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