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K中文网 ->> 参天书页 ->> 参天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百一十三章 生性顽劣
  • 第三百一十三章 生性顽劣 更新时间:05-20 23:26

    3k中文网(www.see3k.com)网址更改为 www.3kw.cc ,希望大家能够记住。

        突如其来的一声冷哼令南风亡魂大冒,这声冷哼得意之中暗藏凶戾,来者不善。

        待他转身回头,那人已经反背双手,自书架后踱了出来。

        “是你?”南风眉头大皱,此人他是认得的,不是旁人,正是玉清宗掌教弟子岩隐子,时隔两年,岩隐子的身形样貌并没有很大变化,只是神态与当年不同,虽然还是那么倨傲张狂,却多了几分阴骘的沉稳。

        “很意外?”岩隐子笑问。

        笑分很多种,岩隐子脸上的笑意满是嘲谑,兼具阴狠的冷笑和得意的嘲笑。

        南风没有立刻答话,他本在斟酌转身逃跑对否可行,但是听到外面传来的几声破门声之后就打消了这个念头,除了岩隐子,还有其他人埋伏在这里,跑不掉了。

        岩隐子并没有立刻冲南风动手,而是随手自书架上拿下一本书籍低头翻阅,“我们已经在这里等了你两天,本以为等不到你,没想到你竟然来了,你的运气不太好,若是晚来个把时辰,我们就回山了。”

        “你怎么知道我会到这里来?”南风问道,有句话叫人算不如天算,此话当真不假,他之所以挑初更动手,是考虑到了三更半夜,皇宫里的守卫会更加森严。

        岩隐子没有立刻接话,而是拿出火捻子点燃了其中一张木桌上的残烛,坐在桌旁的椅子上翻着那本书籍,“九州字典,你是冲它来的吧?”

        南风不接话。

        岩隐子又道,“甲骨文字现在没人读的懂了,想要译出天书的内容,只能借助说文解字的九州字典,而九州字典只有皇家书库才有收录。”

        “你们的消息很灵通。”南风说道,岩隐子等人在这里等了两天,这说明他去凤鸣山求医一事已经泄露了,岩隐子等人知道他有天书在手,于是就在这里守株待兔。

        “逮到那疯狗不曾?”门外传来了叫嚷。

        “在外面候着。”岩隐子冷声说道,言罢,笑着看向南风,“还记得此人吗?”

        南风没有接话,先前的那声叫喊好生愤恨,不是旁人,正是被他利用公输要术栽赃嫁祸了的扈隐子。

        “不是每个人都似我这般大度的。”岩隐子合上那本书籍,正身过来看向南风,“现在想来,儿时的那些睚眦当真算不得什么,有些事情也怪不得你,当初若不是我年轻强势,欺压于你,你也不会气急报复。”

        南风隐约猜到岩隐子想干什么,这是最为常见的先软后硬,目的自然是要他交出龟甲天书,对于岩隐子的这番说辞他自然不信,小时候喜欢谁,长大了可能就不喜欢了,但如果小时候讨厌谁,长大了也肯定接着讨厌。

        见南风不接话,岩隐子又道,“六隐子,你俗家名字应该叫南风吧,你也是个聪明人,咱们做个交易可好?”

        “什么交易?”南风随口问道。

        “你将手里的那片龟甲交给我,我保你全身而退,再送你一本金钟神功,你想必听说过这门功夫,这可是横练技艺的绝学。”岩隐子说道。

        南风闻言陡然皱眉,听岩隐子的话外之音,好像并不知道他有灵气修为,他是今年四月遇到的扈隐子,那时他修为尽失,被扈隐子好生痛殴。九月恢复的修为,十一月回长安劫法场救了吕平川,劫法场至今有一个月了,岩隐子竟然不晓得?

        细想下来,此事也有可能,玉清宗是三宗之中门规最为森严的,门人弟子,尤其是赤阳宫的弟子,是不能随便下山的,当日劫法场一事凌云子是知情的,但凌云子当日偷偷放走了他,事后自然不会将此事告知岩隐子等人。

        “金钟神功在哪儿?”南风问道。

        岩隐子自腰囊里拿出一卷书,扔给南风。

        南风伸手接住,还真是金钟神功的秘笈,不过这金钟神功虽然名字起的响亮,说到底还是横练功夫,是不入流的,就像乞丐中的王者一样,说到底还是乞丐。

        岩隐子扔出那卷书之后,缓慢的说道,“身为玉清掌教弟子,我不屑谎言诓你,君子一言九鼎,只要你交出那片龟甲,我立刻放你走。”

        “你能做主?”南风问道。

        当权者或者日后将会当权者,身边永远不缺走狗,门外有人听到了南风的话,抢着接话,“真是狗眼看人低,掌教真人统兵在外,岩隐师兄现在代理玉清监察,他的话,谁敢不从?”

        监察是个职事的名称,通常由掌教弟子担任,说白了就是跟着师父学习怎么当掌教,不过山中无老虎,猴子称霸王,龙云子在边境跟燕飞雪对峙胶着,岩隐子就有了狐假虎威的机会。

        “你怎么知道我有龟甲?”南风将那卷书扔还岩隐子。

        岩隐子衣袖一摆,将那卷书托于桌面,“若是没有天书,你来此作甚?”

        南风没有再说话,岩隐子的消息应该来自玉清宗安插在外面的探子,探子这东西每个门派都有,名门正派也有,不然成天待在山上,连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情都不知道。

        监察嘛,总得干点什么,没实权,做不得什么大的决定,收收鸽子,看看消息还是能的,岩隐子应该由此得到了第一手的消息,推断出他会来这里,便带着一群爪牙跑了过来。

        如果此事还有他人知晓,也轮不到岩隐子出马,玉清宗肯定会派高手过来,岩隐子是谁呀,那可是掌教弟子,师父在外面征战,看家的那些人得保护好掌教弟子,万一跑出来被人打死了,可就不好了。

        岩隐子消息之所以闭塞,可能也跟长辈的严密看护有关,另外,他之所以不晓得劫狱一事,那是因为劫狱时龙云子还没有统兵出征,龙云子自然是出征之前任命岩隐子为监察的,在那之前他还不是监察。

        沉吟过后,南风再度看向岩隐子,“你为什么不拿住我,直接搜身?”

        岩隐子对南风的问题好生不屑,“那么重要的东西,你会随身带着?”。

        南风笑了笑,岩隐子真是自作聪明,以常人心态来揣度他,他身上不但带有龟甲,还是那块最大的,字数最多的。

        “同门一场,我也了解你的脾性,知道你吃软不吃硬,所以才待之以礼,好言相求,你有什么要求,尽管说出来。”岩隐子说道。

        南风又不接话,岩隐子对人性还是有一些了解的,知道给贪生怕死的怂包一点台阶下,给因畏惧而屈服的软蛋留下一片遮羞布,不过他还真不需要这个台阶,因为他压根儿就没想认怂。

        南风不接话,外面有接话的,主子发话了,奴才得识相,得配合,“师兄,莫与他浪费口舌,将他交给我,看我不活剥了他。”

        “对,将那疯狗交给扈隐师兄,由扈隐师兄打杀了,消气解恨。”又有人说。

        南风听在耳中,乐在心里,倒霉的扈隐子肯定因为公输要术一事受罚了,不然何来消气解恨一说。

        窃喜过后,南风看向岩隐子,“我知道你们手里也有一部分天书,不如咱们互通有无?”

        “我们有甚天书?”岩隐子皱眉。

        惊讶的表情和疑惑的表情有些相似,岩隐子虽然佯装疑惑,实则是利用疑惑来掩饰自己的惊讶。

        “那口汉代朝钟上的古字就是天书。”南风说道。

        “甚么朝钟?”岩隐子此番装的就更不像了,一眼就能看出他很惊讶,而他惊讶的自然是南风怎么会知道此事。

        见他这般,南风又道,“我知道那口朝钟在你们手里,除非你拿朝钟上的天书与我交换,不然就算打死我,我也不会将那片龟甲交给你。”

        岩隐子面色变的阴沉,“你这是在强人所难,我从未见过你所说的甚么朝钟。”

        岩隐子的这番话南风是相信的,岩隐子应该知道此事,但他可能没机会亲眼见到那东西。

        该探听的也探听的差不多了,也没有再啰嗦的必要了,南风环视左右,寻找顶门棍,没寻到,这里晚上没人住,用不着顶门。

        不过顶门棍没有,倒是看到一把铜舀子,这里放的全是书卷,要防火,门旁放着一口盛水的大缸,缸盖上有个长把儿的大铜舀子。

        “我劝你不要轻举妄动。”岩隐子阴声说道。

        “我不会束手待毙的。”南风侧身抓过了那个大舀子,这东西有五六斤重,砸头肯定顺手。

        见南风这般,岩隐子叹气摇头,“唉,蚍蜉撼树,枉费徒劳。”

        “去你娘的,拖腔拉掉装沉稳,快别装了,累不累呀。”南风骂道,正所谓动手不留情,留情不动手,骂人也是一样,不骂就别骂,一旦开骂,就得全力揭丑。

        岩隐子的确想装儒雅,想玩深沉,未曾想被南风给扒的鲜血淋漓,瞬时恼羞成怒,愤然骂道,“一群蠢货,还愣着干什么,拿了。”

        听得岩隐子下令,屋外之人立刻冲了进来,南风并没有立刻动手,而是退到了墙角。

        不多时,外面的人全进来了,其实也没几个人,除了扈隐子,还有另外两个,连岩隐子在内,一共四个。

        岩隐子反背双手,歪头一旁,一副傲然态度,扈隐子等三人各持长剑,狞笑逼近。

        这些人连蓝气都不曾有,哪是南风对手,“咣。咣。咣。”

        听得异响,岩隐子顾不得端拿作态,急切回头,“咣。”

        岩隐子修为较高,一舀子不曾敲死,又是一舀子,这才晕了。

        得手之后,南风放心了,哪怕有高手赶到,有岩隐子做人质,也不怕了。

        推门一看,外面没人。

        舀子一扔,自桌上拿起那本九州字典,简单翻看,纳入包袱。

        他大致还记得岩隐子是自哪里拿的这本书籍,寻了过去,发现相同的还有两本,全拿了。

        转身出门,一转念,又回来了,他生平最讨厌他人端拿作态,得折腾折腾岩隐子。

        既然得罪了,那就不妨往死里得罪,片刻过后,岩隐子等四人的衣裳全被扒了,裤衩都不曾留下一条,包括法印在内的随身器物全搜走。

        作罢这些,拿了本书做引火之物,自屋外将那堆衣物给点燃了,这才得意出门,扬长而去……

    (←快捷键)上一节 (Enter返回书目) 下一节(快捷键→) 加入书签
    1 | 2 | 3 | 4 | 5 | 6 | 7 | 8
    3K中文网】提供:网络小说,全本完结小说以及热门连载小说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下载!
    All Right Reserved Copryright 2011 @ www.3kw.cc 3K中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