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K中文网 ->> 绝境长城上的王者书页 ->> 绝境长城上的王者最新章节列表 ->> 第185章 定计凯岩城
  • 第185章 定计凯岩城 更新时间:05-03 17:23

    3k中文网(www.see3k.com)网址更改为 www.3kw.cc ,希望大家能够记住。

        “先说明,以下一切计划都建立在父亲大人您——有办法让劳勃‘出局’的情况下。”

        提利昂胸有成竹地说道,隐约感觉哪里有点怪——放在一年前,他绝想不到自己有一天会以这种轻松的口吻与他人讨论弑君。脑子总是越用越灵的,管理守夜人产业这样一个庞然大物不仅锻炼了自己的能力和头脑,还对他的性情和思维方式也产生了巨大的影响。所谓国王,如今在提利昂眼里已经不过是个比公爵更高一级的贵族了。为了兰尼斯特家的生存,劳勃必须去死。

        “在开始计划之前,我们得先给自己留好后路——做好逃亡狭海对面的准备。”

        “兰尼斯港有的是船,你说准备,难道仗还没开始打,我们就先往船上装财产么。”泰温出了口鼻息,不悦地说道:“若计划进行得不顺,随时可以逃走,这是我的保证。”

        “我相信您父亲大人。既然后路已有,接下来就要定战略目标了——很明确,不可能打赢,我们要做的就是想法拖时间,拖到我们在红堡内的人成功弄掉国王,君临生变为止。”桌面上摆着一张地图,奈何提利昂手短脚短实在指不到,只能踩着椅脚之间的腿连杆爬到椅面上,别人坐他却站,才勉强够着:“最后通牒上的时间是十天,名义上是给我们考虑的时间,实际上却是在给六国反应余地,谷地平叛刚刚结束,军队再次召集起来不会太慢,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我们现在要考虑的第一个问题是,若要主动出击,以谁为目标,具体如何动手。”

        “紧挨西境的河间河湾地,皆是七国重要粮仓,随便冲进哪一处搞破坏,皆能打乱他们的集结和后勤。”凯冯皱眉说道:“若真要选一个,那非河间地不可了……虽说河湾地有的地方庄稼甚至能一年三熟,粮草物资之丰饶远胜河间,但他们的实力太强,若主动招惹,只怕引火烧身,反倒会死得更快。”

        ……

        “叔叔考虑得很周到,河湾地绝不能去碰。”提利昂站在椅子上,俯身在地图上指了河湾地最东边的岑树滩:“劳勃当年起兵造坦格利安家的反就犯过这错误,他原本能直接北上攻击君临或与盟友汇合,却非要带兵西进,先跑到提利尔家的地盘上去耍一回威风……想着打个大胜仗,好让河湾地保皇军不敢东进攻击风息堡。结果不但目标没达成,还被蓝道·塔利仅带着前锋就直接击溃,连命也差点送掉,一时成了笑话。”

        确实是个笑话,但劳勃最终赢了,甚至现在又要来对付兰尼斯特家,想到这里,任谁也笑不起来,只由着侏儒继续发言。

        “河湾地是个很有趣的地方,它的面积、物产、资源和兵源数量皆位列七国第一,是维斯特洛当之无愧的无冕之王。当年伊耿·坦格利安可能就是看出了这一点,才刻意以近乎羞辱的方式,让被灭族河湾王的管家来当新的高庭公爵,好让河湾地内部之间互相制衡……这招真是老练而毒辣,自认出自‘青手’血脉的众河湾贵族对提利尔家的上位根本不服气,互相串联形成了许多派系,对封君阳奉阴违甚是不恭——这导致提利尔家空握着几倍于我西境的纸面数据,在整体实力上反倒被我们压了一头。”凯岩城的会议厅成了提利昂一人的舞台,他自顾自地分析道:“但这帮河湾王后裔有个共同点,那就是出奇地排外——自己人之间随便怎么斗都可以,外人不能掺和。每次一旦有非河湾地的外来者尝试插足,立马就会团结起来一致对外。不碰他们……最多是一个提利尔家为即将到手的王后之位出兵出钱主动卖力,可一碰了他们,那便瞬间得罪了整个河湾地。拧成一股绳的河湾地贵族,那可是股相当恐怖的力量……到那时候,哪怕其余五国只看戏,光他们就够咱喝一壶的。”

        “而河间地则不然,包括徒利在内的所有家族皆实力平平,既无强悍军队,又无出彩服众的英雄人物,只因霍斯特公爵给两个女儿都找了好亲家,手下封臣都服服帖帖。唯一的刺头佛雷家,不久前又得了罗柏·史塔克这个称心女婿,这下也绝也不再和封君,自己的亲家作对……这意味着:不管我们是否先动手,河间地势力在接下来对西境的围攻中,都会十分卖力,与其等他们聚集起来增加对我们的威胁,不如先手打残,既给北境军队到来时的后勤增添麻烦,也削弱狼鱼鹰三家联盟的实力,为下一步的计划铺路。”

        先打河间地,这个战略和泰温心中计划一致,他点点头,示意提利昂继续说下去。

        ……

        “打河间,也得明确我们到底要什么……西境这边什么资源都不缺,我们只差军队和时间。主动出击,不是去攻城略地,而是去‘搞破坏’。”提利昂说道:“只派精锐又行动迅速的骑兵,遇到小股河间地军队就歼灭,主力则果断绕开,不和他们打正面消耗,与此同时,尽可能多地烧毁即将成熟的庄稼和屯粮仓库,但尽可能地少杀人……尤其是妇孺。待到谷地和北境军队赶到,便会面临一个满目焦黑遍地狼藉、却有无数张嘴巴嗷嗷待哺的河间地,这样,他们便不但没法就地获得补给,还得设法搞来粮食,养活盟友家麾下的平民。这一来一去之间,可就能拖延不少时间!”

        瑟曦不喜提利昂,见他像家长一样在这场家族最高内部会议上侃侃而谈出尽风头,不耐地皱起眉来。相较之下,她身旁的詹姆反倒目露奇色,他早听说过提利昂聪明的传闻,但极少真正体会到这一点,刚才听说要主动出击还吓了一跳,待弟弟说完计划,却发现听上去蛮像回事!

        ……

        泰温冷漠地点了一下头:“想得挺周全,还有?”

        提利昂盯着老爹,翘起嘴角:“此番备战,佣兵没以往好找吧。”

        “以往兰尼斯特家有征召消息,七国上下的流浪武士和自由骑手无不蜂拥而至,但这回……面对一场没人看好的战争,即使提高承诺佣金,来的人也只有以往的一半。”凯冯无奈地摇摇头:“待到开战,我们手里可供任意调动的主力很可能只有以兰尼斯港卫队和预备队为核心扩编的本家军队,外加几千雇佣而来的外援,即使立马开始召集农民操练新军,时间上也来不及……遭遇战和先头几把都好打,但随着六国主力进场,我们很快会毫无还手之力。”

        “新军得训练,但在这场战争里最好别指望他们。待到六**队突破金牙城一带和秧鸡厅劳勃还不死,我们直接就可以上船跑路了,再多新鲜训练出来的军队也救不了我们。”提利昂斩钉截铁地说道:“我们必须在这两道防线上拖上尽可能长的时间,除了防守,还得骚扰。派能说会道之人出海前往石阶列岛和厄索斯的自由贸易城邦,雇佣海盗和佣兵团……他们可能不愿意来西境和六国大军正面相抗衡,但让他们在后方烧杀抢掠骚扰维斯特洛东海岸线的话,却还是可能办到的。”

        提利昂凑过身子,用手指在狭海靠维斯特洛的一面自北向南划过,从最后壁炉城沿着北境海岸线划向谷地的三姐妹群岛,再滑向海鸥镇、龙石岛,继续向风暴地进发,抵达多恩之后,绕着维斯特洛最南端打了个转,又掠过了西海岸的旧镇和盾牌列岛:“自北向南,我们的佣兵和海盗将骚扰袭击北境、谷地、王领和多恩所有靠近海岸线的家族和城堡……河湾地先不要碰,太远也危险。金库里有多少钱,今次就全拿出来吧,留着只能陪我们进棺材了。我们将不惜代价,发动一次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佣兵和海盗战争,成千上万的强盗和佣兵将从七国每一处能登陆的海滩上岸,他们也许攻不下任何一座城堡或要塞,但他们的存在本身,就是对我们敌人最大的牵制和麻烦。”

        提利昂停顿了一会,看了看桌边另外四人的反应,补充了最后一句:“而且,我们绝不承认这些海盗和佣兵是我们请来的。”

        用屁股都能猜到幕后主使,不承认有什么用?凯冯打了个冷战,平生第一次被自己这个侏儒侄儿吓到了,才一年多不见,提利昂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让他变成了这么一个狠角色?

        “此计一出,我们可就真再无回头的余地了。”兰尼斯特家的二把手擦了擦汗,担忧地望向兄弟,心里觉得这还不如把詹姆和瑟曦送出去砍头:“泰温,我觉得这计划……有点……太冒险了。”

        ***

        泰温沿着提利昂在地图上画出的那个“乡”形曲线看了又看,脸色愈发阴沉。

        世人皆以为他冷酷无情、雄才大略且老谋深算,但这不过是泰温为自己披上的强悍外衣。他很清楚,自己压根没有外界以为的那么无所不能。面对前所未有的危机,泰温也心慌、也紧张、也想要屈服息事宁人……但作为家长,他不能表露出来——而一张永远不笑的死人脸,便是最好的掩护。

        回顾一生,自己不到二十岁便代表兰尼斯特家参加了九铜板王之战,依靠才干出众的朋友、忠诚的侍卫和散财雇来的优秀佣兵,他在这场战争中获得了不少历练和军功……回到西境,经过了战争洗礼的他又凭雷厉风行消灭了不敬的雷耶斯和塔贝克两大家族,随着“卡斯特梅的雨季”传唱,世上只剩他自己一人清楚:战争伊始时他压根没打算屠灭封臣。

        骑上狮子便再难跳下脱身,他一不做二不休,干脆按着众人的印象扮演一个极度强势而冷酷无情的凯岩城公爵,凭借战争履历和整顿西境累计的声望,一年后便被命名为国王之手。

        年轻的他没有治理七国的能力,但凭着虚心听从幕僚和谋臣建议,他很快成为一名合格的首相……待七国在他任内变得安定繁荣,“强势”、“骄傲”和“残酷”等标签便如影随形,再也难以摆脱。

        为了符合众人给自己贴上的这些标签,也为保持权威和威慑力,冰冷坚硬的外壳跟随了泰温一生,但在内心底的最深处,一团烈焰始终在熊熊燃烧:见证了父亲的昏庸软弱给家族带来的屈辱,泰温对家族荣誉和威势有着近乎病态的追求——他无法想象自己接受铁王座通牒将詹姆和瑟曦送出的场面,“失去了骄傲的泰温”,“被七国上下嘲弄和鄙视的兰尼斯特家”,还不如消失!

        泰温面色丝毫不变,暗地里却咬了咬牙:“我们最多还拿得出不到一百万金龙,备战需要一半,五十万金龙,足够发动你所谓的这场最大规模的骚扰战么?”

        “明显不够,一百万金龙都不一定行,但我们可以先用足够诱人的定金骗得那些海盗和佣兵们先出手,至于对内的战争所需,能打白条的打白条,实在不能的嘛……我有些别的办法筹集。”提利昂爬下椅面,重新坐了下来:“有一个来自落日海西的守夜人,教会了我金钱游戏的原理方法。在君临实践了几个月后,我自认已经掌握了基本的玩法……只要父亲您一声令下,我将开设维斯特洛第一个银行,有着‘有债必偿’名声的我们,是世上最容易把这个游戏玩转的人,名字我都想好了,就叫兰尼斯特银行。”

        开银行?泰温何尝没起过这个念头,但对此一窍不通,又找不到相关人才,这才至今未办此事……提利昂忽然说他会?

        “父亲大人若有所怀疑,晚上我们可以秉烛夜谈,好好聊聊这金钱的游戏。”提利昂看出了泰温的忧虑,“袭击河间地能为我们争取几天时间,海盗和佣兵的敌后骚扰也会影响六国大军的集结速度和士气,金牙要塞和秧鸡厅两道防线能守住几天尤是未知数……但无论怎么拖,该来的最终还是回来,最终决定兰尼斯特家存亡的,是刺杀劳勃的成功与否……以及他死后我们的对策。”

        凯冯怀疑地望向了兄弟,他一向是泰温的忠实后援,支持他的任何主意,但这回却终于有些动摇了:“泰温,你之前说,劳勃一死史坦尼斯和蓝礼两兄弟必会互相争夺王位,我很怀疑——有史塔克公爵坐在铁王座上,蓝礼会不会有这个胆量?”

        “他没有这个胆量,我就给他这个胆量。”泰温面无表情地说道:“劳勃一死,我会直接用对待国王的礼仪前去与蓝礼进行谈判,向他宣誓效忠并请求他给詹姆披上黑衣免死的准许。然后告诉他,我会竭尽全力为他牵制北境、河间及谷地这些听从艾德·史塔克指挥的军队,为他创造争夺王位的机会。”

        詹姆暗暗握紧了拳头,羞愧顿时充满心间:曾经骄傲强势的兰尼斯特,只因自己和瑟曦的一时糊涂,如今竟然沦落到这种地步——赌上一切,就算侥幸赢了,也才不过给自己夺得披上黑衣、被放逐到北境之北的权力。真是讽刺!

        凯冯皱起眉头:“无论劳勃怎么死,这账都会算到詹姆……也就是兰尼斯特家头上来,蓝礼绝不会不顾七国人的眼光,与弑君者的家族合作争夺兄长的王位。”

        “合理的担心,但应对起来很简单。”提利昂笑着对叔叔说,“父亲只需要明确地告诉蓝礼:无论他答不答应,我们兰尼斯特家都会全力牵制狼、鱼、鹰……史塔克一系的军队。在谷地和河间地都因为战争而被削弱,北境军队又被我们拖住的情况下,在王领有诸多朋友的蓝礼若还不对铁王座动心,那我都要怀疑他是不是男人了。”

        计划已定,泰温坐在高位上,在心中仔细整理着自己原先计划和提利昂建议中重合和不同的地方……兰尼斯特家似乎已经找到完美的破局之法,现在还需要解决的最后一个难题就是,用什么样的代价和条件,才能让红堡内那个胆小如鼠的派席尔和那几个小侍从,同意刺杀劳勃?

        “还有一件事,想想都有趣。”提利昂面色潮红,内心有个声音在拼命欢呼:这么多年了,终于有机会为家族做点什么,向父亲证明自己了!“在我们早有防范之下,在西境碰了钉子一无所获的那帮铁民,等到劳勃死后,是会趁乱南下洗劫河湾呢,还是北上咬掌握着自家继承人的史塔克家一口?也许,在合适的时候,我们还可以和葛雷乔伊家的人接触一下。”

        ——

        【缺失的第182章在群内,群号在本章说内,再问自杀。】

        【本章为二合一大章,按时间先后还债,为投过推荐票的全体读者一起加更。另外感谢盟主落英缤纷nan……不是为他的打赏,而是为他居然主动提出不用算加更——两天写了两万字,终于无债一身轻了!】

        【至于盟主大佬要求的“下次肉hx戏对象为原著女性角色”嘛,我只能回答:在剧情合理的情况下,尽量吧。】

    (←快捷键)上一节 (Enter返回书目) 下一节(快捷键→) 加入书签
    1 | 2 | 3 | 4 | 5 | 6 | 7 | 8
    3K中文网】提供:网络小说,全本完结小说以及热门连载小说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下载!
    All Right Reserved Copryright 2011 @ www.3kw.cc 3K中文网